第七十四章:画中人
作者: 姚姚欲坠更新时间:2019-11-02 12:06:33章节字数:2051

  “你下去吧,继续盯着他们。”

  

  冰清晗淡淡出声,尖锐的指甲摩挲着白玉杯沿。

  

  “是。”

  

  女子微微抬头,赫然是被长孙嫣儿打骂的那个婢女,她眼神空洞无神,呆呆的应了一声。

  

  明显是被控制了。

  

  般若目送着女子出去,雅间只剩二人,说话也就毫无顾忌。

  

  “殿下可知北玄煜赐您的封号是什么?”般若饶有兴味的问道。

  

  冰清晗掀了掀眼皮,执起白玉杯轻噙了一口,“什么?”

  

  封号一事在皇城传的沸沸扬扬,般若想不知都难,她也懂这其中的深意,眼下恐怕只冰清晗一人不知了吧。

  

  “火华烨,烨华长郡主。”

  

  冰清晗闻言,红眸中难掩惊讶,“烨华?”

  

  般若点头。

  

  冰清晗眸底升起复杂之色,淡淡的思绪流转,随即敛了眸冷哼以示不屑,唇角却淡淡的勾起,心情明显愉悦,显然是满意的。

  

  般若瞧她的模样知她是想到了什么,也看破不说破,只道:“那日北玄煜在桃苑曾说过的话殿下可还记得?”

  

  “记得又如何?”

  

  “殿下可曾想好如何回应呢?”般若笑得狡黠,难得的想猜一猜冰清晗的想法。

  

  冰清晗斜视着她,“你话太多了。”

  

  般若识趣的闭嘴了。

  

  正当冰清晗要离去时,雅间的门被打开了,来人倒是让她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正是多日不见的莫桐。

  

  他见了冰清晗,眸色飞快的闪着,旋即低头,复又抬眸直勾勾的盯着冰清晗,随后才结结巴巴的开口:“殿下……我有话要同你说。”

  

  冰清晗挑眉,“说。”

  

  莫桐像是没休息好,面色有些憔悴,精神头也大不如前,他一直在纠结,与自己心里的小人儿斗争了好几日这才下定决心将他发现的一些事告知冰清晗。

  

  “我觉得羽檀她…她有点……”

  

  冰清晗受不了他啰里啰嗦的性子,音色提高了些,“你再不说我就让你再也开不了口。”

  

  莫桐身子一颤,深吸了口气声音这才不抖了,“我觉得羽檀不像是羽檀了。”

  

  冰清晗眉心一跳。

  

  ……

  

  她从醉梦楼出来时辰已不早了,莫桐的话依旧在脑中盘旋,本想回元帅府的打算在考虑之下调了方向,朝皇宫走去。

  

  她有必要去见一下北玄煜。

  

  北玄煜此刻在御书房内批阅奏折,兰英在一旁为他更换已凉的茶水。

  

  这时,半开的窗台幽幽拂来一道徐风,烛火摇曳一瞬,浓郁的花香弥漫开来,煞是好闻。

  

  他眸底微微一亮,立马抬头朝窗台望了去,却只见半敞的窗口,空荡荡的,毫无动静。

  

  他收回视线,手中书写的动作不停。

  

  “夜这么深了,陛下可真是忧国忧民哪~”

  

  冰清晗上扬的尾音带着她独有的魅惑,在夜里更是撩人心魄。

  

  北玄煜已知晓她来了,唇角淡淡的勾起一抹笑意,放下手中的笔墨起身朝着冰清晗走去。

  

  “你怎的会来?”

  

  兰英也不等陛下示意,自发的行了礼转身离开,顺手带上了朱红色的殿门。

  

  “怎么,我还来不得?”冰清晗戏谑一笑,反问道。

  

  北玄煜抿唇轻笑,“哪里的话。”

  

  他的清冷浅笑声里带着几分悠远神秘的味道。

  

  淡然,更添一份清雅之气。

  

  冰清晗移开视线,正待开口时,北玄煜扣上她的手腕,声音轻柔,“来,我带你去瞧。”

  

  冰清晗虽疑惑,却也没挣开他的手。

  

  哼,先看看他想耍什么花样,若是无趣再砍了他的手也不迟,她如此想着。

  

  北玄煜带着她绕过了御书房的屏风进了内室,在一处书橱前停下,他在一旁的花瓶上转动了一下,书橱竟自动打开,里面赫然是一间暗室。

  

  冰清晗暗忖,这男人还在自己的御书房里设暗室,怕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北玄煜提了宫灯带着她走进去,里面装潢的极其简单,虽说昏暗倒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墙壁四周有几盏灯笼正静静的燃烧着,反倒为这静悄悄的暗室里染上几分阴森森的惊悚感。

  

  里内空荡荡的没什么陈设,他走了几步,只在一面悬挂着两幅壁画的墙面前停下,抬手将宫灯提高了些,将那两幅画照的更为清楚些。

  

  冰清晗眯眼瞧了两眼,这一瞧,红眸顿时睁大,绕是镇定如她也不禁呆滞了一瞬。

  

  是真真正正的惊讶。

  

  那两幅壁画其实并未有什么可怖之处,壁画中描绘着一男一女。画中的男子银发黑衫,薄唇微抿,衣着黑底金线的锦袍,五官俊美却透露着令人胆寒的霸气,不威自怒,垂着眼眸瞧不见里面的神色。

  

  画中的女子五官很是精致柔美,不落世间任何一种俗艳,每根发丝与睫毛都好似是从天池中洗出,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她一袭青莲刺绣轻衣薄纱,青衣墨发的侧面倩影似要揉进那片烟雨中,轻风带起她的墨发、衣袂飘飞,三千青丝飞扬徜徉于身后,美轮美奂。

  

  一双紫眸犹似一泓清水,定定的望着前方却独生一股难以言说的悲伤。

  

  冰清晗望着这两幅壁画足足有片刻不曾有反应,直到北玄煜拉着她走近,她才恍然回神。

  

  北玄煜自堂桌上取了三炷香燃上,也不说话,突自沉默着。

  

  冰清晗也不待北玄煜开口,她便问道:“这二人……与你是何关系?”

  

  北玄煜怔然一瞬,不懂她问这话的意味却也如实答了,指了画中男子道:“他是父皇的师父,曾为大夏摄政王。”

  

  再指画中女子时,北玄煜竟也不知该叫她什么,父皇在世时曾告诉过他一切关于这二人的事,所以他对女子的感觉很复杂,只对冰清晗道:“那封号便是来自于她,她的字便是烨华,是太宗祖所赐,曾是太祖的皇后。”

  

  冰清晗倒在一旁笑开了,“原来你父亲是他的徒弟啊,怪不得。”

  

  北玄煜听她这话颇为奇怪,“这话何意?”

  

  冰清晗却将视线转到了画中的女子上,随即冷笑一声,“皇后…这名头还没给她撤了?你这太祖皇帝的执念可真够深的。”

  

  北玄煜越发不懂她话中的意思了。

  

  “太过执着,伤人伤己。”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