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汤都没喝的
作者: 小桥溪更新时间:2019-11-03 15:27:01章节字数:2090

  也不知她身上的衣服穿了多少年。

  

  想想就心酸。

  

  景胭好想问一句,大姑你不累吗?

  

  这时,小刚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比奶奶和大伯娘,二伯娘还厉害吗?”

  

  吴王氏苦笑着伸手,摸摸小儿子圆润的小脸。

  

  “厉害多了,逢人就说你姑的不是。”

  

  小刚黑漆漆的眼珠子快速转动,凝神想了想,嘟起小嘴问:“有大嫂厉害吗?”

  

  在他印象里,景胭无所不能。

  

  一向以欺负他为乐的两个胖堂哥,现在看到他,都绕道走。

  

  还有泼妇奶奶和大伯伯,二伯娘都被大嫂收拾的服服帖帖,不敢到家里闹事。

  

  对上小刚崇拜的小眼神,景胭笑吟吟地把他搂入怀里。

  

  “这……”

  

  吴王氏一下子被小刚问住了。

  

  小玉见娘为难,连忙用肯定的语气解围:“当然是大嫂厉害。咱们明天跟着,去看大嫂把大姑的婆婆,收拾得服服帖帖。”

  

  “好耶!”

  

  小刚高兴拍掌。

  

  吴王氏却被小玉孩子气的话吓到了。

  

  “不行,胭儿,你千万不要去收拾你大姑的婆婆。若是收拾了,那叫你大姑以后怎么在那家里生活?”

  

  景胭听完这话,快被婆婆这话气死了。

  

  “娘,大姑夫都不管大姑和两个孩子的死活。大姑还留在那个家里做牛做马,你看着伤心,我们也跟着难过。为什么我们不把大姑接回来,一起住呢。”

  

  景胭知道这样做,会有流言蜚语。

  

  但是,不开心,不快乐,为什么还要让身心受罪。

  

  景胭想不通。

  

  “那村民人的口水都能淹死你大姑一家三口。”

  

  “娘,干嘛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我们又不是为别人活的。”

  

  “胭儿,你想做什么?”

  

  吴王氏说服不了景胭,只能目光定定盯住她的明亮的双眼。

  

  景胭知道一时说服不了婆婆,干脆先做了再说。

  

  便握住她的手,笑吟吟道:“娘,夜深了,咱们洗洗睡吧。对了你的腰还痛不痛?”

  

  “没事,现在就是酸胀的厉害。”

  

  婆媳两人分别洗嗽好,先后回了各自的房。

  

  累了一天,景胭爬上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夜半,她被屋檐滴滴答答的雨音惊醒。

  

  猛地翻身坐起,摸黑下了床,点燃灯火。

  

  呆坐在冰冷的桌前,景胭莫名想到大姑。

  

  还有她一起带回来的两个孩子。

  

  万一真跟婆婆说的那样,爷爷和奶奶他们不收留他们的话,那他们……

  

  这时,一阵冷风从窗沿吹进来,景胭冷得簌簌发抖。

  

  心随意动,景胭拿了件衣服,披在身上。

  

  端着豆油灯,出了房门,径直往院门的方向走。

  

  路过堂屋,凑巧碰到同样端着灯的吴王氏。

  

  婆媳俩相视一笑。

  

  不约而同开口:“你这是?”

  

  两人又是相视大笑。

  

  “我不放心,想出门看看。”

  

  吴王先笑着吹灭一盏灯。

  

  随手把它放在身边桌上。

  

  “娘,咱们想到一块去了。”

  

  景胭立着等吴王氏走近,笑嘻嘻地挽住她的胳膊:“娘,你真善良。”

  

  “你不一样吗?

  

  没想到今晚就下雨了。

  

  也不知道你大姑……”

  

  “娘,走,咱们到院门口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起来,当初建房子时,景胭特意让人在院门口多盖出一些,方便路过的人躲雨。

  

  吴王氏打开院门,景胭随身端着豆油灯探出头来。

  

  “大姑,小雨,小玉你们快进来。”

  

  吴王氏左右看一眼,借着微弱的灯光,猛地看着院门的角落里,挤成一团,冻得瑟瑟发抖的母子三人。

  

  厨房里,景胭撸起衣袖熬生姜水。

  

  大姑和两个孩子裹在斩新的被子,只露出三颗脑袋来。

  

  吴王氏怔怔坐在边上,一言不发。

  

  景胭知道婆婆难过。

  

  没想到吴老太那么狠毒。

  

  连亲生女儿都赶出来了。

  

  景胭深深叹一口气,低头专心烧火。

  

  “三嫂,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半晌不见吴王氏说话,浑身还冰冷的大姑愈发心里没底。

  

  “大姑,你别多想。今晚娘跟我们说起了好多过往的事。你放宽心,安心睡我家。”

  

  景胭说着,飞快看还在发呆的吴王氏一眼,笑着解释:“大姑,娘在为你难过。不过现在好了,姜汤也熬好了。你和小雨,还有小玉都喝多些,去去身上的寒气,再泡泡脚。然后上床睡一觉就没事了。”

  

  说着话,景胭已拿了泡脚的木盆放倒在地。

  

  又麻溜地用水瓢舀三碗热气腾腾地姜汤放在灶台上晾着。

  

  舀好热水倒入木盆里,景胭伸手试一下。

  

  “呀,好烫!”

  

  景胭的指腹刚刚触到滚烫的生姜水,一股刺痛突然而至。

  

  她触电般缩回手。

  

  抬头笑吟吟地看着母子三人:“还等它晾些,若是掺了冷水,我怕效果不好。”

  

  “表嫂,谢谢你。”

  

  这时,一道胆怯怯的女声迎面传过来。

  

  “不客气。”

  

  说完这句话,景胭才想起问他们有没有吃晚饭。

  

  恰好,三道咕噜咕噜的声音分别从母子三人的肚子里响起。

  

  母子三人不好意思低头。

  

  景胭抬手拍自己的头一下。

  

  “都怪我忘了问。你们稍等片刻,我这就做。”

  

  景胭起身走到灶角,低头伸手从木桶里抓起五六尾鱼,摔在厨房门外的青石板。

  

  她取了菜刀和案板。

  

  回头叫了一声娘。

  

  吴王氏瞬间回神:“胭儿,要我做什么?”

  

  “娘,你帮我端灯照亮一下,我这里看不见。”

  

  吴王氏连忙说好。

  

  大姑想起身帮忙,吴王氏伸手按住了她。

  

  “秀兰,你陪着孩子们泡脚。有我和胭儿两人忙活就好。”

  

  她一直感恩大姑吴秀兰当初的帮衬。

  

  都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她是深有体会的。

  

  婆媳俩配合,很快一一道新鲜葱姜鱼汤做好了。

  

  景胭先给三人每人碗夹了两条鱼,又添满汤。

  

  吴王氏一一端过去。

  

  景胭赶紧拿出晚上的剩饭和三个鸡蛋,炒了三份黄灿灿的蛋炒饭。

  

  母子三人先是不好意思。

  

  然而,鱼香味直钻鼻息,肚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存货。

  

  “快吃吧,还有蛋炒饭。”

  

  景胭笑眯眯说道。

  

  实在饿得前胸贴后背,母子三人不再犹豫,拿了筷子,开始狼吞虎咽。

  

  看得一旁的吴王氏直抹眼泪。

  

  景胭瞧见好无语。

  

  婆婆难道是属水龙头的,动不动就哭。

  

  难道哭一哭,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